智利是如何成为“世界上最狭长国家”的?

发布时间:2020-03-03 23:49:39 来源:ag贵宾会-ag贵宾厅-广东ag贵宾会点击:12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

  原标题:智利是如何成为“世界上最狭长国家”的?

  智利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,首都圣地亚哥因为地铁票价上涨(约人民币0.3元)引发了一系列群众抗议骚乱。

  骚乱导致原计划在智利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论坛(APEC),以及12月份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5次协约方大会(COP25)被迫取消。

  智利这个国家本身就拥有众多引人注意的地方。复活节岛的神秘石像吸引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游客,车厘子成为中国新高端水果的代表之一。不过,智利最引人瞩目的,还是南北狭长的国土。

  翻看南美洲地图不难发现,智利东西跨度非常小,但南北跨度非常大。东西平均跨度只有180公里,东西跨度最窄处97公里。但智利北起阿塔卡马沙漠地区,南抵火地岛,地跨39个纬度,南北跨度可达4270公里,是世界上最狭长的国家。

  南北狭长,东西短的国土,宛如一条蛇横亘在南美洲。那么,智利的“蛇形”国土是怎样形成的?

  智利的版图既离不开地理因素,也离不开历史因素。1492年,当哥伦布的船队到达美洲之后,西班牙和葡萄牙就迫不及待在新大陆建立了殖民地。其中,除巴西划给葡萄牙之外,南美大陆大部分地区均归属西班牙。

  ▲西班牙,葡萄牙占领美洲大陆的示意图(蓝色为西班牙势力范围,绿色为葡萄牙)

  为了方便管理庞大的殖民地,西班牙将美洲划分为新西班牙、新格拉纳达、秘鲁、和拉普拉塔四个总督区。除了新西班牙在北美大陆之外,其余都在南美,智利则属于秘鲁总督区。

  但在行政划分中,秘鲁总督区被拉普拉塔总督区一分为二,因此,直接管理智利的难度较大。为了方便统治,1778年,西班牙单独设立了智利都督区。

  受地形的影响,智利都督区已经形成了南北狭长的地理特征,但当时的南北跨度只有今天的一半,这就是智利的国家原型。

  ▲西班牙南美殖民地,智利都督区是在秘鲁总督区(被拉普拉塔总督区一分为二)基础上划分出来的

  在当时,西葡殖民者依靠当地的黄金及热带经济作物大发横财,殖民地人民依旧贫困。殖民者的统治激起了美洲人民的反抗。但双方实力相差悬殊,美洲人民的起义迅速被西葡殖民者了。

  18世纪末,北美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鼓舞了美洲人民反抗的信心,智利自然也不例外。1810年9月,智利人民罢免了西班牙驻智利都督,智利独立战争爆发。

  独立战争初期,西班牙凭借强大的军事实力迅速打败了智利军队,智利独立进程受到重创。但最初的失败没有打击他们的信心,在圣马丁和奥希金斯的带领下,他们重创了反扑的西班牙军队。

  1818年,智利宣布建立共和国。与其他美洲国家不同,智利的独立就面临着严峻的生存问题。智利的国土只有今天的一半长,仅仅分布在安第斯山以西的狭窄沿海地带。

  ▲脱离西班牙独立后的智利领土(黄色),南北只有今天的一半

  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安第斯山,即便是利用现代军事装备都难以逾越,更不用说在当时。越过了安第斯山,山脉以东则大部分是阿根廷的地盘,当时智利的实力是无法与阿根廷抗衡的。

  为了争得更多的生存空间,智利只能选择“向北”和“向南”两个方向开拓疆域。

  ▲安第斯山脉,平均海拔4000多米,它成为了影响智利向东扩张的障碍

  在当时智利国土的北部是阿塔卡马地区。虽然该地距海较近,但却长期受副热带高压控制,终年干旱。加上西海岸强大的秘鲁寒流起到降温减湿的作用,使得这里的降水变得更加稀少。

  阿塔马卡是世界上降水量最少的地区,这片沿海地带形成了沙漠的景观。

  在西班牙殖民时期,这片沙漠被分别划在秘鲁总督区(独立后属秘鲁)、拉普拉塔总督区(玻利维亚境内)和智利都督区(智利)。边境划分不明,为三国独立后的争夺埋下了伏笔。

  ▲战争爆发前,三国的领土范围(黄色玻利维亚,绿色为智利,褐色为秘鲁)

  三国脱离西班牙独立后,都以稳住国内局势作为第一要义,没有对此地展开争夺。加上这里干旱少雨,寸草不生,三国一开始都没重视这里。

  不过,19世纪60年代在这里发现了大量的鸟粪和硝石,紧张局势一触即发。

  鸟粪可作为肥料,提高农作物尤其是粮食作物的产量。而硝石则是制造火药的重要原料。阿塔卡马沙漠的战略价值一下子凸显出来。智利、玻利维亚和秘鲁都希望最大程度获得这里的主权。

  在此前的划分中,智利仅分得南纬24度以南的地区,但鸟粪和硝石集分布在玻利维亚和秘鲁境内。因此,智利希望以武力的方式占领这片土地,实现扩张领土的愿望。

  智利的野心引起了秘鲁和玻利维亚的警觉。为防止智利独占,秘鲁和玻利维亚结成秘密的军事同盟。

  1879年,智利同秘鲁—玻利维亚联军爆发了南太平洋战争。在战争中,双方实力差距悬殊。秘鲁海军因久疏战阵,战斗力很难得到保障。玻利维亚的海军装备竟达到忽略不计的地步,陆军装备则停留在冷兵器时代。

  反观智利,在得到英国帮助之后迅速建立了一支现代化的陆海军。最终,智利大获全胜。

  战后,秘鲁和智利签订《安孔条约》,将南部的塔拉帕卡省割让给智利,又把沙漠最北部阿里卡、塔克纳的管辖权交给智利。最终,秘鲁只收回了北部的塔克纳地区,而阿里卡地区划给智利。

  玻利维亚的命运则更惨,他们把所有太平洋沿岸地区割让给智利。从此,玻利维亚从一个沿海国家摇身一变,成为内陆国家。没有海岸线的劣势,严重制约了此后玻利维亚经济的发展。

  ▲玻利维亚在太平洋战争丧失的领土,大部分划给了智利,玻利维亚则成为了内陆国家

  夺取了玻利维亚和秘鲁的领土,意味着智利完成了向北扩张的一步,也把自己的领土往北延伸到了阿塔卡马地区。独立之初的智利南北跨度只有2000公里左右,夺取北部地区之后,国土向北延伸了近1000公里。

  在向北扩张的同时,智利也开始了“向西”和“向南”的步伐。向西,智利把目标放在了太平洋上的孤岛——复活节岛。由于复活节岛面积狭小、远离大陆,而且缺乏列强们感兴趣的资源,列强对这座小岛并不感兴趣。

  加上复活节岛没有建立真正意义上的国家。智利利用这个契机,不费吹灰之力将“无主之地”复活节岛据为已有。

  复活节岛只是智利扩张领土的一道开胃菜,它们把扩张的目标主要放在了南部。

  与复活节岛类似,南部也属于“无主之地”。在西班牙殖民者到来之前,马普切人就生活在比奥比奥河以南的谷地。

  ▲康塞普西翁,智利第二大城市,仅次于首都圣地亚哥,是比奥比奥大区首府。该大区以比奥比奥河命名

  由于受地形和气候的影响,马普切人一直过着渔猎生活。直到西班牙殖民者之前,马普切人一直过着氏族生活,经济发展水平低于北部的印第安人。

  落后就面临着被吞并的危险,但马普切人却依靠山地作为屏障,一次次击退了其他入侵者。

  16世纪初,西班牙殖民者占领了智利中北部之后,继续南下进攻比奥比奥河以南的马普切人。马普切人再一次发挥了自己骁勇善战的本领,打退了西班牙的多次进攻。

  这里地处高纬度地区,气温相对较低,不适合热带经济作物的生长,西班牙在多次进攻未果的情况下,放弃了比奥比奥河以南的地区。

  1818年,脱离西班牙独立的智利,也迫不及待地希望把奥比奥河以南的地区纳入自己的领土。与宗主国西班牙相比,智利采取了鼓励移民的方式,不断增加智利人的比重。智利人带来先进的农业生产方式,不断蚕食着马普切人的土地。

  与西班牙相比,智利对取得这片土地的愿望更加强烈。智利在此迁入移民之后,就把军队开到了这里。

  纵使再善战,马普切人也难以抵抗智利军队的攻势。智利凭借强大的军事实力吞并了马普切人的土地,把国土又向南延伸了1000多公里。

  阿根廷对智利国土形成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阿根廷和智利国土争夺的第一次交锋在19世纪中叶。起初,智利希望将安第斯山脉东麓的巴塔哥尼亚占据。这样智利就可以成为一个同时占有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国家。

  但是,智利向东部扩张却隔着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安第斯山脉。同样脱离西班牙独立的阿根廷也对巴塔哥尼亚觊觎已久。1870年以后,阿根廷捷足先登,将巴塔哥尼亚高原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。

  ▲巴塔哥尼亚高原位置,1870年左右成为了阿根廷的领土

  与阿根廷这个南美大国相比,智利的兵力并不占上风,又面临着严峻的军备补给问题。因此,智利放弃了巴塔哥尼亚高原。

  放弃巴塔哥尼亚高原,智利开始沿着安第斯山西麓一路南下,获取大片土地。同时,阿根廷也开始“向南”。

  当安第斯山以东和以西的领土被两国瓜分完毕后,双方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放在了大陆的尽头—火地岛。火地岛面积4.87万平方公里,该岛纬度高,气温低,早期欧洲殖民者都没有注意到这里。

  1880年在火地岛上发现了金矿,刺激了阿根廷和智利独占火地岛的野心,两国曾经多次擦枪走火。但由于智利忙于太平洋战争,一旦阿根廷与玻秘联军联合,将会导致智利腹背受敌。

  出于稳住阿根廷的需要,智利于1881年同阿根廷签订条约,火地岛主岛东部三分之二的地区划给阿根廷,西部三分之一的地区划给智利。

  ▲火地岛划分,东部三分之二归阿根廷,其余归智利

  但两国就火地岛周边岛屿的归属依然没有解决,尤其在比格尔海峡的归属问题上,智利和阿根廷更是互不相让。

  20世纪80年,为了解决近百年的争端,两国就比格尔海峡和周边岛屿的归属达成协议,两国在南部的边境划分完毕。

  与阿根廷达成协议之后,智利南北狭长的格局基本形成。南北狭长,地跨多个纬度的地理特征,使得智利拥有热带沙漠、地中海、温带海洋性、和温带大陆性等多个气候类型。智利利用多种自然带的优势,发展不同形式的农业,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。

  此外,智利拥有漫长的海岸线,沿岸强大的秘鲁寒流把海底的大量营养物质带到海面,智利利用这种优势发展港口运输和海洋养殖业。

  国土狭长带来的优势,让智利经济多点开花。在南美经济普遍低迷的情况下,智利成为了最健康的经济体之一。如今,智利人均GDP高于南美的传统强国阿根廷和巴西。

  ▲2017年南美国家经济对比,智利的人均GDP高于阿根廷和巴西